王志邦:打造细分领域的行业巨头

发布时间:2016-12-12 11:48:36      来源:徽商      作者: 陈浩 姜朝洋      编辑:赵立亭

他是一个被打上时代烙印的人,身为太和药商,他踏上诸多前辈走过的道路,从医贸行业逆产业链而上,进入医药工业和研发领域打拼;他又是一个具有民族企业家情怀的人,在国际行业巨头肆意横行国内市场的行业背景下,他敢于拿起法律的武器,向现有体系和市场规则发起挑战,最终,冲出藩篱……

短短十余年时间,他带领企业从皖北小城太和来到合肥,从一家生存在产业链低端的原料药厂逆袭成为在业内拥有一定影响力和权威性的药物制剂生产商并在2015年度实现了8亿元的销售收入,甚至将安徽首家世卫组织认证药企的殊荣收入囊中……

“我们要做的就是成为国际上具有领导力的抗乙肝药物和抗艾滋病药物的制药企业”。

10月14日,安徽贝克联合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贝克药业”)董事长王志邦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透露,贝克药业将在未来五年时间内实现销售突破百亿元、市值突破百亿元的“双百”计划。诚然,王志邦的规划并非痴人说梦,他的信心来源于贝克药业取得的既有成绩,更源于他对企业未来的规划。

一方面,贝克药业计划五年内登陆资本市场,利用资本的撬动效应,提升企业规模、完善企业产品线、拓展产业链布局;而另一方面,企业将重点发力非洲和南美市场,“非洲抗艾滋病药物的年度市场规模接近500亿美元,即便只做1/10,也相当可观”。

“壮士断腕”是必经之路

初见王志邦,距离他从“世界制药原料欧洲展”参展回国不过两天时间,旅途的奔波和时差的折磨让他神情略显疲惫,浓重的黑眼圈“挂”在脸上,嗓音也有些嘶哑。但当聊起打了几十年交道的医药产业,王志邦的话匣子打开了。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采访伊始,他便引用英国作家狄更斯在《双城记》中的名言作为中国制药企业生存现状的注脚。

恰如王志邦所言,2015年以来,国内制药行业掀起一场暴风骤雨般的变革,政策环境发生翻天覆地变化,存续多年的行业现状被打破,行业洗牌加速袭来。这一切,都缘于2015年11月“药物一致性评价”方案的出台。

根据这份方案,国内的仿制药品要与原研药品疗效一致,具体说来,就是“要求杂质谱一致、稳定性一致、体内外溶出等所有指标和原研药一致”。监管部门同时要求仿制药品生产企业在2018年之前完成药物一致性评价工作,否则将失去药品投标资格,其等于自杀。

不仅如此,监管部门一改仿制药照单全批的一贯做法,对同一种药品只要有3家药企通过一致性评价,就不再批准第4家,以节约社会资源。入围名单按照完成药物一致性评价工作的先后顺序确定。

统计数据显示,我国目前共有4700多家制药企业,其中大多数正处于仿制为主到仿创结合的阶段,仿制药比例达到惊人的96%。“药物一致性评价”无疑击中了国内大多数药企“质量可控”的要害。

“药物一致性评价”工作不仅会使药物上市时间推后至少一年,还将导致临床试验成本从过去的几十万元“飙升”至现在的近千万元。要知道,不少药品一年的销售利润也不过百万元,相当于十年的利润才能勉强支付“药物一致性评价”的费用。

更让药企老板们不能接受的是,每种药品绑定原料药只批准3家生产的做法,意味着国内大多数药品和制药企业将面临“离场”窘境。不少从业者怨声载道,甚至认为此举将“大大压缩国内制药企业的发展空间,为国际巨头的原研药品‘盘踞’中国市场提供‘便利’。”

“新政”背景下,贝克药业亦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旗下数个药品至少要耗费近亿元来做“药物一致性评价”。不过,王志邦并不在意。一方面,他对产品通过检测充满信心,另一方面是他对政策独到的见解——“药物一致性评价”工作固然会在短时间内对国内制药企业造成冲击,但从长远角度来看,却是行业提升整体水平、转型升级、去除过剩产能、实践供给侧改革的必经之路,“颇有壮士断腕的意味”。

他告诉记者,尽管仿制药品与原研药品采用一样的原材料,但由于杂质含量、辅料和生物利用度上可能存在的细微差别,药物副作用、临床上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自然就会不同,只有进行药物一致性研究,才能保证药品质量,保障用药的安全有效。

“确保疗效的同时,从医药产业发展层面来说,‘药物一致性评价’也能有效打击国内医药市场低价无序竞争的不良之风”。

对于行业积弊,王志邦从不讳言。之前,监管部门并不控制同类药物生产厂家的数量,原研药品专利保护期结束后,国内药企便一窝蜂地进行仿制,“百鸟争鸣势必导致滥竽充数的南郭先生,而激烈的同业竞争又不可避免地带来相互压价,利润空间急剧萎缩,这才出现了毒胶囊事件。”

他以维生素C为例,2008年国内维生素C进入行业高速发展期,其出口价格最高的时候达到每公斤140元左右,但随后由于药企扎堆上马、扩产维C项目,出口价格一落千丈,2011年末甚至每公斤不到20元,占到全球维C市场份额90%的国内药企竟然丧失产品的定价权,“这难道不是一种悲哀?”

“在欧美国家,监管部门对新批药品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例如FDA(即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规定,新药如果不能在临床上证明其疗效优于先批产的同类药物,那么将不予发放批号。”王志邦解释道,这样的规定提高了企业的投机成本,制药企业不敢贸然地仿制、研发同类产品,“发达国家往往是一种药品只有一家或两家大型药企生产,国内也只有效仿这种模式,才能改变制药企业多而分散,净利润水平低的尴尬现状。”

“药物一致性评价”之外,近来国家对原料药的政策导向也让王志邦更加看好制药行业的发展前景。

在制药领域,原料药指的是生产各类成品制剂所需的原料,是药品质量和疗效的基础。但在我国,药企普遍“重制剂轻原料”,国内数千家制药企业仅有20%是从做原料药起家,大多是直接向原料药厂购买原料,按照原研药品配方进行仿制药生产。不过,自去年起,监管部门要求新设立的制药企业必须配套原料药生产线。

“只有从原料药把关,才能保证药品的质量可控和安全有效,就像做馒头一样,想要做出好的馒头,必须要有好的小麦品种和面粉。”身为北方人的王志邦打趣道。

中国网商会频道_首页

评论已有 0

每月热帖
每周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