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体之火》盗改版网络上持续疯传 原作者刘德亮很无奈

发布时间:2019-06-26 07:50:23      来源:中国网商会频道      作者: 辛丙全 郑胜玲      编辑:

6月19日晚黄金时段,凤凰卫视知名栏目《总编辑时间》播出一条消息,说大陆有一首写酒的诗歌《液体之火》,近日在网络上走红,在海外的华人圈里也有一定的影响,主持人摘读了其中的段落。本该让诗的原作者——河南省新乡市作家刘德亮高兴的一件事,却又添新烦恼,因为凤凰卫视播出的依然是盗改版本。由此,《液体之火》的盗改版从网络媒体、自媒体,堂而皇之地“入侵”到“高端”媒体。之前,一些知名的如“大衣哥”朱之文、央视名嘴韩乔生转载的《液体之火》等也都是盗改的版本。6月25日,面对本网的采访,刘德亮老师对此是一脸的无奈。

1.jpg

《液体之火》的前世今生

据作者刘德亮介绍,该诗写于几年前,一次年底整理文稿时,随手发到了“朋友圈”。可能是恰逢过年,此诗跟酒沾边,于是在微信群、“朋友圈”就传开了,最后在网络上也广泛传播,并且还衍生出了多个朗诵版本。

对于这首诗的意外走红,刘德亮说是无心插枊,这显然是谦虚之词。此诗语言精炼,意蕴深厚,细腻处似绣女描锦,粗犷处如武士抡拳。纵横古今,包罗万象,用一种液体折射出了一个大千世界。且句子长长短短,参差错落,不但形式美,还颇具韵律之美。在我国的传统文化里,酒文化本来就占有重要席位,所以此诗能成“网红”,也在情理之中。

2017年,一家注重企业文化,并具有商业眼光的酒业集团捕捉到了这一信息,以10万元的天价将《液体之火》的冠名权买断。签约时,多家媒体见证了这一时刻。

2.jpg

盗改版在网络上成了主流

随着该诗的继续走红,作者的名字竟给“走”丢了,刘德亮变成了王玲、江河以及数不清的张三李四。起初,刘德亮并不在意,他认为,只要大家认可、喜欢这首诗就行,至于署谁的名字,无所谓。

但慢慢地他就不淡定了,因为越传越邪乎,尤其是近两年。每年的高考一结束,盗改版的《液体之火》便以“全国高考唯一满分作文”在网络上疯传。奇葩“考生”有哈尔滨三中的王玲,有固始县高级中学的朱祖章,有湛江市第一中学的伍文德等。传得有名有姓,有鼻子有眼,并且这些考生最终都被保送至清华、北大等名校。

糟糕的还不止是署名的问题,而是盗名者对原版《液体之火》的随性删改,使本来结构完整、词句严谨,且集文学性、艺术性、韵律美于一体的佳作,被删改得面目全非、粗俗不堪。

本网搜索发现,诗的前半部分很少改动,尤其是“醉了刘伶/狂了诗仙/张扬了曹孟德/书写了鸿门宴/湿了清明杏花雨/瘦了海棠李易安”等经典句子,所有盗改版本都保留了。改加的句子大都在后部分,如“洞房花烛夜/他乡遇故知/金榜提名时/甚至/即将上路的死囚/都要你为之饯别”。更过分的是,盗改者竟将“更因为你/造成了多少人的肝癌/而魂归天堂”也塞进了诗里,这让对文学创作十分严谨的刘德亮又气又笑。

还有就是,《液体之火》不是红极一“时”,如今是每年高考后都要喧嚣一阵子。高考一结束,上网一查,不出所料,新的“全国唯一满分作文”考生产生了,题目还是《液体之火》,弄得作者每年高考前都像考生一样紧张。如今,盗改版的《液体之火》竟登上了凤凰卫视的知名栏目,作者感到十分地无奈和沮丧。

4.jpg

律师说维权,实行起来很麻烦

《液体之火》作者刘德亮表示,十几个高考作文《液体之火》的版本儿。在网上疯狂传播,这一版本改动的句子,没有一点儿诗意,特别是结尾的句子,让人不忍卒睹,损害了原诗的文学性和美感。目前盗改版以讹传讹,“讹”俨然成了主流。

 两年多来,对于许多冒名者,作者刘德亮老师大多表示谅解,只要是原版,传播就传播吧,只要大家喜欢。可高考删改版本以讹传讹,讹已经成了主流,以假乱真,假的已经肆虐网络,现在每个月都有新的版本出现在网络上,且都是以讹传讹的删改版,对此无人可找,无处可查,无法修正,无能为力,无可奈何。

 今年的高考过后不久,又有人故伎重演,套用删改版本,为此,敬请朋友们如果看到假冒版本,请将原版回复,以正视听,朋友们也不妨百度,搜狗一下高考作文《液体之火》,你就知道什么叫劣币驱逐良币了。附原版。

6.jpg

液体之火

让你

若梦若醒

飘飘欲仙

让天地颠倒

让世界旋转

把人类历史

浇灌的跌宕起伏

将琴棋书画

熏染的色彩斑斓

醉了刘伶

狂了诗仙

张扬了曹孟德

书写了鸿门宴

湿了清明杏花雨

瘦了海棠李易安

景阳冈上

助武松三拳毙虎

浔阳楼头

纵宋江题诗造反

你啊你

成全了多少英雄豪杰

放倒了多少村夫莽汉

歌舞与你相佐

美色与你为伴

催诗情万丈

壮文人斗胆

有人借你发疯

有人借你夺权

有时你只是一个道具

烘托一下谈判桌上的氛围

有时你更像一种暗器

把贪杯的对手麻翻

你呀你

既入朱门豪宅

又进村舍陋院

既流溢皇室的金樽

又盛满农家的粗碗

愁也要你

喜也要你

跃过龙门的学子

迁徙流放的囚犯

落魄的文人骚客

得志的朝廷大员

都是你的知己

你的伙伴

因为你

耽误了多少大事

因为你

弄出了多少冤案

因为你

鲜活了多少逸事趣闻

因为你

催生了多少佳作名篇

真的是

成也有你

败也有你

你这浇愁愁更愁的琼浆啊

你这千百年永远燃烧的

液体的火焰

说起维权,刘德亮一气儿用了五个“无”表示其心情:无人可找,无处可查,无法修正,无能为力,无可奈何。“我不在意署谁的名,传播的只要是正版就中。我不维权,不知道途径,也没那个精力。”刘德亮说。

就此,本网咨询了河南省龙健律师事务所的尹建民律师。尹律师说,目前我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还不够完善,就此种状况,维权过程十分麻烦。首先对侵权的认证就很难确定。如果是全文照搬,内容是一样,只署名不一样,那就是典型的侵犯著作权。但如果只是对原文进行修改、删减,虽然行为上不道德,但从司法层面上讲,有可能认定是一个新的作品,这跟毕业论文抄袭别人著作还不一样,论文的抄袭部分能检索出来出处。

尹律师说,不管是此诗的原作者,还是买断冠名权的酒业集团,都有诉讼权,但走法律程序非常麻烦。(辛丙全   郑胜玲)

中国网商会频道_首页

每月热帖
每周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