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振奋业界 创投机构退出把握新机遇

发布时间:2018-11-19 13:01:26      来源:证券时报      编辑:赵彦

在第20届高交会系列活动之“变革中的中国创投业:机遇与挑战高峰论坛”上,面对创投体制新变革,如何寻找与把控投资退出新机遇,与会嘉宾给出了不同的建议。

退出难原因多元化

今年以来创投行业面临的募资难、投资贵、退出难的问题愈发明显,尤其是创业板中小板的上市门槛实际标准相较以往提高了很多,使得机构面临退出渠道越来越少、条件越来越苛刻的现状。

国中创投CEO施安平指出,对于中国创业投资界退出难的问题要辩证地看,从不同的角度分析,除了要不断地丰富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建设,畅通退出渠道,另外也要看到国际上创业投资的退出渠道特别重视并购,而中国创业投资并购的比例虽然在逐年提高,但和国际上对比就会发现国内并购退出的比例依然比较低,因此,怎么利用好并购渠道使创业投资顺畅退出,值得探讨。

在启赋资本董事长傅哲宽看来,退出渠道不畅通主要是两个方面的原因:首先是政策的不稳定性,政策推出以后的不延续性和标准门槛的不断变化,导致做投资的基金公司无所适从。人民币基金退出的主战场是A股,在2017年有公司已经上报创业板但由于政策的变化,最后只能撤下来,上市制度对退出造成很大影响;其次,中国经济增速下滑导致二级市场表现不好,上市退出也不是很理想,加上上市后也并非想退就能退,即使上市之后的退出价格也不是很理想,限制性的东西太多。

基石资本合伙人陈延立则认为,作为风险投资来说,募投管退的四个环节最终都是为了退,退出不是一个独立的环节,而是与其他环节紧密相连的。从投资环节来讲,投资的项目有价值的,退出就相对容易,不管是通过哪种方式;从投资机构能力建设来看,过往很注重投资能力,重视募资能力,但是减持新规出来之后上市后卖股票成为一个技术活,有熟悉资本市场和退出市场的专业化投后团队更加重要,所以只有将投后职能日常化部门化专业化,才有可能寻找到系统化的解决路径。

千乘资本创始人熊伟表示,在目前的环境下,退出渠道面临压力,退出预期不能太高。作为一家以早期投资为主的基金,退出的策略保持在20%~30%的项目通过IPO来退,剩下的以并购、回购、股权转让等方式,能维持不错的综合收益。

期待科创板尽快落地

对于目前热门讨论的科创板推出,参会嘉宾一致认为,制度设计层面需要真正起到支持科技创新企业的发展的作用,能够留住这类创新公司在科创板上市,在上市标准方面体现雪中送炭,而非锦上添花。在具体落地细则方面,嘉宾也有不同的建议。

傅哲宽表示,从启赋资本的角度还是很期待科创板的推出,从目前来看资本市场推出科创板,意味着很多基本制度要发生极大的变化,科创板应该是一个试点,如果能顺利实施注册制,进行一系列改革,接纳这类创新性有科技含量的公司,会有更多的企业在科创板上市,从科创板获得资金支持,并且开始成长。

“往往这类创新性的有科技含量的公司,在创业的初期不一定要盈利,但它也能走到资本市场,能够得到投资,科创板提供这个机会。”傅哲宽强调,“其实在这个阶段的创新企业更需要资本市场的支持,中国很多大的互联网公司都在纳斯达克和香港上市,原因就是A股有局限。如果科创板的改革能像纳斯达克和香港一样,肯定会留住这类公司。”他还建议,落地阶段能实行真正的注册制,发行机制方面也由市场说了算,上市后的交易行为也市场化。

熊伟的建议是要加强科创板的监管,保障专业机构如律师会计师券商中介机构从源头推荐靠谱公司,科创板要实行注册制,其实是中国资本市场最根本的出路,政策配套一定要到位,既然宽进,那么淘汰机制和处罚机制必须跟上,并且要加大恶意造假的处罚。

深圳市国成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南岭基金管理合伙人侯雪峰提出,曾经有中国纳斯达克期许的新三板火热了一段时间,但现在新三板已经是做得很不尽如人意,从投资机构角度而言,更希望科创板可以尽快推出,能够通过IPO增加一个退出的渠道,但将来如何落地,希望细则的制定方面有不一样的措施,明确科创板的上市定位,不能出现打擦边球等行为。

记者 李明珠

中国网商会频道_首页

评论已有 0

每月热帖
每周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