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难之处显身手 ——林城卫士林毅的初心故事

发布时间:2019-08-26 16:11:36      来源:商会中国客户端      作者: 李欣 谢忱之      编辑:

林毅,贵阳市公安局南明分局刑侦大队教导员,公安部后备人才库痕迹专家、贵州省公安专业评审委员会委员。从用证据说话,让顽凶手认罪伏法的专业刑侦高手,到与群众说话,让矛盾纠纷化解的业余谈判专家,风霜雪雨博激流,一名高原老民警三十年如一日,用一串串近乎惊人的可比数据,诠释了共和国金色盾牌的真实内涵。

1987年警校毕业,那时候,小林还是一个怀揣梦想满脸粉刺的愣头青,东边日出西边雨,32个年头晃眼而过,当初不谙世事的小林,已然成了沧桑历历持重稳健的老林。不曾记得有过多少次了,只要南明辖区出现命案,出警人员第一时间拨通的电话,准会是林毅。不管是凌晨还是黄昏,不管是霜冻还是雨雪,仿佛只要电话一通,死亡原因、破案线索,以及那些一团乱麻的难题,准会在林毅到来后寻线解开,并随之真相大白……

不一样的警察梦

兴关派出所辖区毗邻贵阳火车站,三教九流穿越其间,治安状况随旅客的增多而越发严峻。小林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这里当一名片警,与普通老百姓打交道。上任伊始,师傅带着他在辖区里走上一圈,七大姑八大爷一见他师傅,眉毛顿时笑成了一条线,墙脚檐下廊前一坐,“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闲聊之间,一晃已是日薄西山。

小林根本搭不上话。在他心里,警察应该是福尔摩斯似的,就像电视剧中的包青天一样。期间,在做好片警本职工作之余,所里发案子了,他总是第一个赶到案发现场,和刑侦民警一道收集证据,细心分析案情,并逐渐爱上了对刑侦工作,第二年,林毅如愿调入刑侦大队,出勘现场,提取指纹,远程比对,成了他工作甚至生活中的高频词汇。

当年,侦查资源和侦查手段匮乏,案子的突破口,往往来自于刑事技术民警现场提取到的证据。林毅出勘案发现场,随身带的家当,就是一个放大镜、一把卷尺、一台胶片相机、一把手电筒,还有用于提取指纹的两瓶粉(金粉和银粉)。那时候,南明区刑事发案却因城市人口的急剧增长而居高不下,加之当时人们的守法意识淡薄,什么事情习惯用拳头解决,因此,打架斗殴的现象屡禁不止,致人死亡的恶性案件时有发生。为更专业地做好现场技术勘查工作,九十年代初,林毅到中国刑警学院痕迹检验专业学习,学成回来,凭借自己专业的技术和一丝不苟的作风,帮助刑侦民警破获了许多大案要案。因为过硬的业务能力,林毅入选了公安部后备人才库痕迹专家、贵州省公安专业评审委员会委员。

残缺指纹里的命案追踪

2006年9月7日凌晨,租住四方河村灯笼坡的邱老板,突然感觉自己的食品加工厂有些不对劲。他屏住呼吸,假装睡得很死。朦胧的黎明,一个黑影从窗户翻进屋,蹑手蹑脚地踩在桌子上,蹲身一顶落进加工厂。邱老板起身朝黑影扑去,小偷见状不妙,撤身往屋外跑,邱老板追赶出去一场扭打,却不料被小偷一刀刺伤,因失血过多死亡。

林毅到达现场的时候,案发现场因双方打斗显得凌乱不堪,加之现场环境的原因,痕迹遗留很少。林毅模拟小偷与主人打斗的过程,一个环节一个环节进行排除,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现场入口窗户及窗户下的木桌上,提取到3枚具有价值的汗潜指纹。

也就是这一年,已经升任刑侦大队的副大队长的林毅,找到二十岁出头的女辅警小阳:“看你勤学敬业,要不,你来我们刑侦大队吧,南明刑侦的痕迹素材非常丰富,便于你学习和工作。”而在当时,辅警小阳指纹比对很下功夫,但工资才几百元,除去生活开支所剩无几。林毅说,我把业务用房隔出个单间来,你就不要花钱在外租房了,还有,比对出一起案子,我向领导申请,给你适当的补贴。十几年后,小阳也成了一名在业界“叫得响”的指纹比对专家,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小阳也还记得林大求才若渴的样子。

按照林毅的吩咐,小阳将采集到的这3枚指纹,输入指纹远程查询终端进行比对,但却没有结果。后经侦查员收集,巧妙地提取到了嫌疑人唐某的十指指纹,小阳马不停蹄认真比对,最终确认邱老板居室内入口处的指纹为唐某所留,该案一举告破。

寻找带血的指纹

2010年3月中旬,春节过没多久,南明区一医院职工宿舍有人报警,一楼麻将馆老板黎某静被人打死。林毅在现场发现,地上、墙上、沙发、麻将桌上,到处都喷溅着血,烟蒂衣物一片狼藉,还有受害人失禁的大小便,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和臭味。

案发现场痕迹资源的确很多,可能每一颗麻将上都有指纹,每一个烟蒂上都可以提取到DNA,但这有用么?林毅在零乱恶臭的环境中开始寻找,天渐渐黑了,还是一无所获。他有些泄气关门时,突然发现,一道深红的油漆木门后面,隐隐有枚指纹,一枚血汗混合加层指纹。这枚指纹可以提取到指纹和DNA,但提取难度非常之大。传统粉末既不能显现出指印还会污染血迹DNA,如用紫外观察照相系统或联苯胺试剂显现,也会破坏血汗指印的DNA,而且,汗液会挥发,若时间太久,这枚带血的指纹将失去作为证据的意义。

挑灯夜战7个多小时,林毅聚精会神,从不同的角度和距离反复拍摄这枚血指印,最终将血汗指印在没有损坏的条件下照了下来,并成功提取了DNA。这时已经是凌晨1点,林毅带领技术民警回到技术提取实验室。而小阳这女孩子还在办公室里苦等。经过反复比对发现,血汗指纹与嫌疑人明某的指纹完全一致。明某系吸毒及刑事前科人员,反侦察意识极强,但面对如山铁证,明某知道法网难逃,只好如实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

这样的普通案例,如果时间允许的话,老林完全可以谈上他几天几夜。也就是那一年的1月至8月,林毅领导的南明区刑事科学技术室,出勘现场540起,其中,在169起案件现场上提取到指纹535枚,通过网上指纹远程比对破获案件39起,带破案件160余起。而在每次现场勘查之余,夜深人静的时候,浮想到那些血肉模糊的面孔,老林毅总问自己,是什么原因让命案持续走高?命案是不是也可以预防,是否可以控发呢?

18年前的积案

18年前,黔东南发生一起骇人听闻的灭门惨案,并引发高层关注。在公安部指导下,贵州公安迅速组成专案组进驻案发地办案,著名刑事鉴识专家李昌钰专门从北京亲赴凯里指导破案,无奈发案现场线索较少而未果。时间过了许多年,当年专案组里最年轻的一名小伙子,也因为办此案认识了当地一名女孩,结婚生子、调离升迁,一晃到了18年以后的2016年,案子还是没有任何进展。这已经成了几代侦查民警挥之不去的心结。

2016年7月,小阳作为指纹比对专家抽调到省厅,对此案进行突击巨量指纹比对,直到当年9月,依然没有丝毫进展,小阳也重新回到南明公安继续本职工作。2016年11月23日下午,正是秋高气爽的丰收季节,银杏的叶子铺满了林城的大街小巷。老林当时正在现场勘查,小阳突然打来了电话,林教林教,我比中了18年前的那个案子……

一种难于言表的激动,让平日稳健的林毅有些语无伦次。他将手中的工作交代给同事,急切吩咐小阳,快,带上你的比对结果,我们马上在省厅汇合。而在省公安厅,负责此案的领导,正拿着关于此案的许多资料,准备乘飞机到公安部去汇报工作呢。

之后不久,藏匿多年的两名嫌疑人认罪伏法,而小阳也因此获得了许多殊荣。面对大家的称道,小阳总是显得很腼腆。“其实,我只是一个站在巨人肩上的孩子,如果没有林教的关心和指导,我怎么可能在万千指纹里比中那枚指纹呢?”小阳说。

纠纷,我一直在现场

离开案发现场,林毅经常在想:如果把社会矛盾看似沙堆,那么,导致命案尖锐且不可调和的矛盾,应该就是沙堆最顶端。如果能够把沙堆底层的那些看似鸡毛蒜皮、家长里短的小矛盾化解,命案就失去了发案的土壤,也就是说,命案可以控发。

一起高楼坠亡事件,经有关部门调查核实,根本不构成案件,按理说,根本不关刑侦民警的事。死者家属来现场准备将尸体拖去火化,商户阻拦不让,双方剑拔弩张。林毅走到了他们中间,一番苦口婆心,双方的情绪开始冷静下来。他先给商户做思想工作,必须让死者安息,又转身劝解死者家属,希望理性处理。第三天,双方握手言和。

但也有调解不成功的时候。有一次,一个年轻人和朋友的朋友在酒吧喝酒,双非话不投机老拳相加甚至动上了刀子,年轻人被刺不治。死者家属认为医院救治不力,并在医院摆起了灵堂,香蜡纸烛乌烟瘴气,林毅赶到现场,苦口婆心与死者家属讲法律,讲维权途径,希望家属遵纪守法。对方不听劝解我行我素,最后被公安机关依法处理了。

林毅经常想起二十几岁当片警时,警察师傅与社区群众的融乐情景。师傅告诉他,与基层百姓打交道,要学会“和”(huo,去声,方言,随和之意)。当时年轻气盛小林,以为警察就应该像演员高仓健那样,满身正气而且冷酷。三十多年人间冷暖,老林逐渐体味道到老民警那个字背后的深意。是的,和普通百姓打交道,必须懂得“和”。

2019年8月上午,爽爽的贵阳风和日丽。记者随林毅来到双龙新区小碧派出所,见证了一场医患纠纷的调解。一农村妇女到某民营医院医治类风湿,因输液不慎意外死亡。死因经鉴定为非医疗事故,医院方面的责任,是在输液过程中未对病人进行有效处置。面对家属竭斯底里哭喊和院方的固执,老林一遍遍劝慰家属,并反复向院方动之以情。双方最后虽未达成协议,但都承诺到依法上法院解决,从而走上了正规维权途径。

(李欣  谢忱之)

中国网商会频道_首页

每月热帖
每周热帖